亲子

  • 長大之後再來娶你

    一十多年前的傍晚,我總能聽到阿貴在屋外喊我的名字:“小遠!”他隻喊一聲,然後在門外等著。我奶奶叫他進屋等我,他不肯,說進去又要出來,走來走去累死人。奶奶

    2020-05-27

  • 暮暮春遲,也該是遊戲結束的時候瞭

    看到杜璟瀟傻笑的樣子,我也笑瞭,歐陽冰,我們的遊戲該劃上句號瞭…【chapter.1】我不得不承認,我和杜璟瀟有著一種情愫牽扯,抽刀斷水水更流的情愫,不然,也不會

    2020-05-26

  • 鍍銀首飾盒裡的幸福秘訣

    那一年,我快要瘋瞭,我跟丹尼爾6年的婚姻走到瞭盡頭,而我的母親羅琳娜的生命也要走到盡頭瞭。我變得不知所措,除瞭哭泣還是哭泣。那一天,我坐在母親的床前,她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,她

    2020-05-26

  • 從貧窮中長大的不是隻有你

    那是一個春天的下午,在高中科學課上,每個學生都被要求解剖一隻青蛙作為解剖考試。我們按名字的順序走上講臺。那天輪到我瞭,我很早就準備好瞭。為瞭那天的實驗,我已經預先練習瞭很多次。

    2020-05-26

  • 流氓學校的愛情

    晨光高中,是一所普通的高中私辦學校,裡面有很多的壞學生,也有很多的好學生。我也是裡面的高三學生。學校裡有一種特有的比賽,就是擂臺決鬥。擂臺決鬥是一種打架方式,在學校頂樓的一間,

    2020-05-26

  • 龍母(白族)

    相傳,龍母原是一個砍柴姑娘,跟媽媽住在綠桃村耪田種莊稼。一年,騰越坎子凹的黑龍占據瞭洱海的出水口,把大理變成一片汪洋。老百姓無法安生,紛紛逃往外地。母女倆無人幫助,無法逃走,隻

    2020-05-25

  • 愛的方向

    電話裡,他一如多年前,在那青澀的年華裡,柔聲問她:要不要接你過來,我買給你吃?捂著電話,她的淚就下來瞭。有多少年沒有吃她喜歡的花生瞭?是反季的花生,在不屬於收獲的季節裡,散發著

    2020-05-25

  • 高山地區有冰凍

    當他裝好滿滿一車貨物的時候,已經挨近黃昏日落。他輕快地哼著小調,沖中山小欖鎮剛剛點亮的街燈行瞭個註目禮。這些天,他心情不錯,雖然人在中山市,心卻一直拴在湖南福城的小傢。結婚兩年

    2020-05-25

  • 宗宗的愛情

    “我活成瞭他喜歡的樣子,可他還是不喜歡我。”最後,宗宗這樣說。那晚,我們坐在人民路的小酒館裡,要瞭兩瓶桃花釀,一杯酒下肚,宗宗給我們講她的愛情。宗宗是東

    2020-05-24

  • 小浪花與小腳丫

    廣闊的大海湧起無數的浪花,輕輕地拍打著海岸,潮起潮落已經成瞭周而復始的固定旋律,一波波的浪沖上岸來,吻著前來踏浪的無數腳丫。有一朵小小的浪花,跟著兄弟姐妹們與人群歡快的嬉戲著。

    2020-05-24